9GODSaintation

Hi, 我是个海外粉丝,我只萌K凯和9K的,其他都吃不到。有同样的爱好就来跟我玩哦~

十二月的暖季

本女友粉要去死!

平行世界里的另一个我:

>>又名九个K神冬季为你送温暖

>>各自独立的女友粉视角,各家嫂可自行对号入座

>>我也想要9K这样的男票(这行请无视)

>>祝食用愉快




进入冬天以后,整个城市总像是醒得比以往晚一些。


关上家门的时候不过是清晨,楼梯拐角处的小窗子隐隐映出未亮透的天光,安静的楼道被昏黄的灯笼罩着,弥漫出朦胧的气息。

你背着双肩包下楼去,走到最后一层楼梯拐角时没忍住向窗外瞥了瞥,然后一眼就看到等在楼道大门外的那个深蓝色的身影。


于是你抬手整理了一下额前的刘海,确定完全整齐之后才低着头迈出了楼梯口。

没想到刚一迎上外面的冷空气就被十二月的风刺激得打了个寒颤,你不禁开始在心里默默想念那件因为臃肿而被你嫌弃扔在家的厚外套。


“喂,慢死了。”


不远处的那个人半倚着单车,略带不耐的向你开口道。你不好意思的咬咬嘴唇,小跑两步蹿到人面前。


K1低下头,微微皱眉看着你,然后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让我等这么久都不知道穿暖一点再下来么。”

面前的少年校服外面罩了厚厚的牛仔外套,新剪短了的头发露出好看的微蹙的眉,显得整个人都英气了许多。你垂着眼看对方把围巾一圈圈给自己缠上,心想在楼上特意多花了十分钟打扮这种事当然不会说出来。


K1把围巾打上结,然后双手顺势捂上你的脸颊两边,眼睛低下来对上你的视线。

“喂,耳朵红了。”


猝不及防迎上对方的眼神,你脑袋一轰,随即像只炸毛猫一样把脸扭开,“快走了,要迟到了。”

K1得逞似的坏笑起来,然后转过身长腿一抬跨上了单车,“上来吧。”


冬日的清晨路上人并不多,你坐在单车后座上抓着对方的衣摆,探头看向前面霞光淡去后逐渐明朗的天空。“太阳出来了。”


“什么?”

像是没有听清你的话,K1稍稍转了一下头,英挺的侧脸轮廓在晨曦中一现而过。


“我说——”

你把声音提高了两度,眼睛看向面前少年日渐宽阔的肩膀,这么凝视着突然就失了声。


低下来额头轻轻抵在对方的背上,你在心里面默默小声的念。


我说,你是我的小太阳啊。



>>

踩着早自习铃声进到教室时你不禁松了一口气,随即一边庆幸没迟到一边向后排自己的座位走去。

把书包塞进桌柜里之后你完全顾不得形象的累趴在桌子上,只想在老师来之前好好补一会儿眠。


“怎么这么晚。”旁边传来一个干净温和的男声,是靠窗的邻座。


“别提了。”半个身子瘫在课桌上,你勉强把脑袋转了个方向对着说话的人。“早上起晚了误了班车,我一路急急忙忙赶来的。”


“昨晚熬夜了?”男生淡淡的声线在略显嘈杂的教室里像一杯温度适宜的水,暖而贴心。“早饭吃没有。”


你懒懒摆了摆手,继而重新把脸埋进胳膊里,“打了半夜的榜,命都快没了。”


没过几秒桌子被旁边人敲了敲,然后一抬脸就看到放在手边的一盒牛奶,仍是温温的。


“根据我音乐老师的精密推断来看,你还是有救的。”K7随手又拿起牛奶插好吸管之后递过来,接着一脸云淡风轻的继续翻着砖头厚的牛津高阶。


你咬着吸管,一脸感激加讨好的凑近对方的座位,“其实吧,昨晚我只顾打榜作业也没做,下课交不了的话又要没命了......”


“自己做。”K7头也不抬的翻过一页。你顿感挫败,刚准备坐回去就听见对方又补了一句,“早自习做完的话有奖励。”


听到奖励你整个人立马又来了精神,抬起头对上K7略有深意的目光,你不禁有点小忐忑,脸也难得迅速泛红了。


奖励的话,总不会是......


“想多了吧。”抬手摘掉鼻梁上的黑框眼镜,K7浅浅笑起来,随即打了个响指,“奖励中午请你吃饭好了。”



>>

你想过千万种第一次下厨将会是怎样惨绝人寰的场景,却万万没想到会是眼前这样。


“不帮我忙一起吗。”

穿着白毛衣的人把水里的蔬菜捞出来,转头冲正在呆愣着的你微笑,脸颊上不小心沾到的几点晶莹的水滴让你很有上前帮他擦掉的冲动。


不过最终你还是忍住了,默默的拿起两个洗好的青椒到一边去切。当然青椒这种东西是不会自己铺平任你切的,你握着的刀一下轻一下重的砍在菜板上,听着也是胆战心惊。


“这样会不小心切到手的,还是我来吧。”旁边的人依过来,无比自然的从你手中接过了刀。你退到一边看着人垂着眼眸专心切菜的温柔神情,一边止不住的甜蜜着一边为剧情没有像韩剧里男主拥着女主切菜那样发展而惋惜着。


之后你自告奋勇要亲自尝试一下掌勺,但是把菜猛地倒进锅炸出噼里啪啦的油花时你还是没出息的一下子丢了锅铲向后退了过去,随即稳稳的撞进了身后人的怀里。


“厨房要被你炸掉了。”K4有点无奈的揉上你的头,软软的语气却像是装了满满的宠溺。于是你得了特赦令一样,立刻自觉地让到了一边开启了观战模式。


K4炒菜的手法相当熟练,此刻他白绒绒的毛衣外面罩了一件蓝色的围裙,从旁边的角度可以看到长长的睫毛眨动的样子。你捧着脸在一边感慨怎么有人穿个围裙也能那么好看,继而想到你们两个现在就像是新婚的小夫妇一样,不禁瞬间幸福感满棚。


“傻笑什么。”被盯的人装好一个盘子然后擦了下手,转过脸来笑意盈盈。


于是你鬼使神差的就被勾了过去,从背后抱住对方的腰开始撒娇,“四爷~~”


“不要闹。”K4扶了扶你环在他腰间的手臂,但是听语气也想象得到他此刻温柔如水的神情,“去旁边乖乖等我做好端过去。”


“那四爷我们下午做什么。”你耍赖的蹭在对方毛茸茸的衣服上,然后侧身探过头去,“不然我们去逛街吧?”



>>

之前你一直认为周五最适合逛街,不冷清也不拥挤,一周的工作日结束了简直舒爽。

但是今天还是不太对。或者说全部都不对。


“这件怎么样?”你从衣架里拿出一件上衣比在身上,向旁边等候的人征求意见。

“好。”一同的男生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点点头。

“那这件好不好?”你又拿了另外一件,兴致勃勃的展开给人看。

“嗯。”仍然是简单到及至的回应,还有一如既往的兵长脸。


你顿时泄了气,想着也没心思再多看了,便拿着挑选好的衣服要店员装起来。

在柜台准备结账时店员冲你甜甜的笑,“刚才那位先生已经结过了哦。”你一回头,看到K5已经速度极快的把购物袋拎在手里,站在门口等你了。

也不知道该开心还是无奈,你跟在人后面走在街上,抬头看阴沉下来的天空,只后悔自己提出要一起来逛街。


一直走在前面的人突然在一家店的橱窗外面停了下来,你只顾低着头懊恼没有意识到,于是一不小心就撞上了对方的背,“呃,怎么了?”


K5只是盯着橱窗,一向无表情的脸上显出来一丝丝不自然,“穿每件衣服都很好看。”


“诶?”你有点晕乎乎的,但是对方不等你理解就转身继续往前走了。“什么意思......”你嘴里念着看向橱窗,之后就愣住了。


橱窗里没有任何展示品,只有一面镜子。

里面倒映着你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你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你喜欢的这个人看似无趣,却也有暗藏着的小浪漫。


快跑两步追上去抓住人拎着袋子的手臂,你一边来回晃着一边开始提要求,“我要看变脸。”


“...啊?”

K5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抵不过你的纠缠,最后只好点头答应,“......我可以把眉毛 ( 눈ิ_눈)ノิิ摘下, ( 눈ิ_눈ิ)安上, ( 눈ิ_눈)ノิิ摘下,( 눈ิ_눈ิ)安上。”


你乐成了一朵花,然后一把抱住了人的胳膊,“小五好可爱好可爱!我们去吃甜品吧!”



>>

比蛋糕和糖果还要甜蜜,比可乐气泡还要令人心动,你觉得自己现在终于体会到这种心情了。

虽然坐在你对面的人只是高冷的一个劲埋头吃东西而已。


“你不吃吗。”面前的人抬起头问向你,一双清澈的鹿眼无意的眨巴两下,嘴角还沾着一星星奶油。

你瞬间觉得矮热模式真的是太要人命了。努力让自己回过神来,你连忙冲人摆摆手,“六六你吃就好了,我...我减肥。”


K6听了之后也没再多说,舔了舔嘴边就继续低下头吃蛋糕。你默默的看着,又不好意思盯人盯得太明显,于是拿起手机借此来掩盖心里跳跳糖一样噼啪作响的细小火花。


手指无意间滑过屏幕一角打开了相机,你刚想返回主屏,抬眼瞥了一下对面专心于吃的某人,随即不由得心里一动。

把相机小心翼翼的立起来靠在桌子边上,你在心中不断碎碎念着“我不是偷拍我不是偷拍”,然后屏着气息按下了拍照键。

清脆的一声“咔嚓”,你忘记了关掉相机声音。


对面的人闻声抬起头看过来,而此刻的你只想把脸埋进面前的咖啡杯子里。


“偷拍的话,我也有,呵呵呵。”K6掏出手机按亮屏幕,然后举到你面前。照片是你趴在桌子上睡得完全没形的样子,被他设置成了锁屏。

你觉得自己完全不能理解眼前这个一脸呆萌的人是怎么能做得出这么腹黑的事情,但是没让你考虑太久,K6伸手将一碟蛋糕推到了你面前。


看着眼前被推过来的抹茶慕斯你反应了好一会儿,“这是......给我吃的?”

“嗯。”K6点点头,“这个最好吃。在我反悔之前,给你吃。”


你一下子就觉得心里满满的甜蜜几乎要溢出来了。


品尝着唇齿之间萦绕的清新茶香,你咬着叉子,指了指咖啡馆窗外夜幕将临下的摩天轮,“六六,我们一会儿去坐那个好不好?”



>>

从下午开始天色就慢慢变得阴沉,到了快要晚上的时候天空几乎暗得要压下来。


你站在摩天轮脚下,在阵阵寒风的侵袭里不禁缩了缩脖子,“三儿......我们干嘛要来坐这个啊。”


旁边裹着长款灰色羊毛呢大衣的人正忙着指挥工作人员打开舱门,听见你问话便转过身,柔软的发丝被吹得飘起来,现出细长俊逸的眉目。


你们两个在摩天轮闪烁的灯光下对视着,有那么一瞬间你是觉得自己像在看偶像剧,此时男主被后期特效打了一层柔和的光边,带着深情款款的眼神,仿佛下一秒就要上前来拥抱你了。


“哥办的VIP卡,再不用年底就过期了。”K3轻而易举的把你少女心泛滥的粉红泡泡打碎,然后眼角一瞥注意力又被旁边引了过去,“对对就是这个舱!小爷我就坐这个!”


今晚K3包下了整个的摩天轮。你跟在对方后面踩上小隔舱的台阶,不忘自言自语似的吐槽,“还有这种VIP卡啊......”

K3先一步进去,然后转过来扶了你一把,脸上尽是“哥有钱,哥任性”的无声炫耀。你吐吐舌,随即眼看着工作人员把门关上,整个隔舱开始慢慢上升。


两个人的摩天轮给你的感觉很奇特,就好像一同被缓缓放飞到天空中漂游,而且这种浪漫只属于彼此,在几十米的高空里不会有任何人会来分割你们的专属空间。


坐在对面的K3难得安静的不知道在酝酿着什么,你专心的看向窗外的夜景,突然一个激灵,整个人靠过去趴在窗子上,“雪!三三你看!下雪了啊~”


摩天轮彩色的光影中映出逐渐密集飘落的雪花,有几片粘在了窗户上,随即慢慢化成细小的水滴。

“...雪?哦......”K3伸开双臂向后倚在靠椅上,状似无意的开口,“那个什么,你觉不觉得冷。”

“啊?”你只顾着下雪的欣喜,有点没反应过来,“冷?没觉得啊~”

“真的,不觉得冷?”身后K3的语气像是带了一点不依不饶的味道,你扭过头有些许奇怪,“我真的不冷啊,三三你冷吗?”


跟你的视线交汇之后K3像触电似的立刻把头偏向另外一边窗户,嘴里泄气的嘟囔,“哥才不冷好么,哥是想你要是冷的话勉强允许你靠过来暖暖,不要算了。”


“诶?”你怔了两秒钟之后才领悟过来,随即毫不犹豫的直接起身扑过去,“三三———”

“行了行了。”K3转回脸来看着抱过来的你,“让你靠过来没让你搂这么紧。”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抽出双臂把你轻轻环住了。


你猫一样的在K3的胸口蹭了蹭,空余中眼角瞥向窗外,轻飘飘漫天飞舞的雪花。



>>

雪一片一片一片,在天空静静缤纷。


整条街边的树上已经早早挂上了水白色的彩灯,远远近近的聚成一条明亮颤动的星流。你站在路边,抬头看树上一串串小灯泡时不时映出的淡淡蓝光,任雪花一片片静静的落进你的头发,沾上你的眼睫。


脸颊突然贴上纸杯的温热,你转头,迎上一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


K2把手中的热可可递给你,然后手臂一伸把你拉到路的另一边,隔绝了来往的行人。“天气不好,我送你回家。”

你双手捧着杯子,热热的温度逐渐从手上传过来。流光中你看着K2被映得仿佛暗藏着宇宙的眸子,之后呆呆的点了点头。


到达自家楼下时地上已经积了薄薄一层白色,你从车里出来向前走了两步,然后转过来冲人挥了挥手,“谢谢你送我,那今天就,拜拜。”


话说完刚一转身就被身后的人拉了回来,紧接着被带进一个有着熟悉温暖气息的怀抱里。


“再抱一会儿。”


K2解开风衣把你包揽进怀里,让你的脸能够紧贴在他的胸膛。你听着对方沉稳有力的心跳撞击声,在风衣下不由自主的慢慢把手搭上了他的腰。


不知道过了长时间,久到你觉得这个世界只剩下你们两个人一样,面前的人突然松开了双臂,然后退后一点,捏住你的下巴,随后冰凉而柔软的双唇覆了上来。


你的大脑瞬间就当机了,除了唇瓣上温柔来回的摩挲几乎感觉不到其他任何东西。直到唇角传来一丝类似被啃咬的疼痛,你才恍惚回过神来。


“这是惩罚。”K2喃喃着松开你,双手沿着下巴顺势抚上你的脸颊,双眸也低垂下来看进你的眼睛,“下次再穿这么短的裙子,我可是会咬出血的哦。”


你盯着对方漆黑的眼底愣愣的点了点头。K2像是很满意,抬手帮你拂掉了头发上的落雪,“回家去吧。”


此刻的你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蛊惑了,不然为什么这么寒冷的天气里,你心里面却像装进了小火炉一样,让你觉得,整个人都要被烧得发烫了呢。



>>

客厅里的壁炉烧得正旺,火光映在沙发前的地毯上,隐约可以听见木头噼啪作响的声音。


你偎在沙发里面,半盖着一层毛茸茸的毯子,缓慢地翻着面前的一本《小王子》。

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这本书了,于是你很快就翻到了最后一页。合上书之后你抬起头,向着沙发另一角穿着翻毛棉质衬衫的人开口道,“我觉得小王子还是很幸运的,他有自己的玫瑰花在等待他。人有了羁绊,就有了软肋和盔甲。”


沙发另一端的人没有应你的话,仍然在专心自顾看着一本老得封面都泛黄的古董书,修长的身形被火光在墙上映出画一样的剪影。你不甘心,又坐起身偎过去,一心要求个回答,“你说呢,是不是这样嘛。”


K8低着头,微长的刘海半遮住了眼睛,被你扰得没办法继续研究魔法书,只好暂且从符咒中抽身出来,闷闷说道,“吾岂如汝等凡人,吾乃神之使者,早已与神缔结契约,终生只为吾神效力......”


“那契约就是你存在的羁绊呀。”你眼疾手快的按住对方企图再度拿起书的手,“有羁绊才会长久,因为已经像信仰一样变成人生的动力了啊。”


你和K8对视着,想要努力从对方的眼里找到被认同的神色,这么看着却意外的发现,K8一向喜欢对你躲躲闪闪的眼神里面,此刻像是蕴藏着隐隐暗烁的光芒。

你思考了一下,觉得一定是因为炉火烧得太旺了。


后来,什么时候趴在沙发里睡着,又是什么时候被人抱到卧室盖好被子这些你已经完全记不清楚了。

你唯一记得的是,沙发旁边的人轻轻地帮你把盖住脸的毛毯揭开,然后像是举行什么神圣的仪式一样,缓慢而轻柔的,在你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之后就快速抽离开来。


你没有睁眼,也没有诧异。

你知道那是你的神之子,而这,就是你们之间的羁绊。



>>

洗完澡的时候时钟已经指向了十二点,窗外的雪下得正大,簌簌的声音在寂静的冬夜里格外清晰。

把头发上的水拧干时你好像听到卧室门被人轻轻敲了两下,不由得停顿了一下动作,随后又想到这么晚了应该不会有人来敲门,于是你便按开吹风机自顾自吹起了头发。


嗡嗡的吹风声中浴室门突然被人推开,你当即吓了一跳,庆幸自己穿好了睡衣之后你抬头看向门口,发现K9正抱着枕头气鼓鼓地看着你。


“小九敲门好久都不开,都不爱小九了。”K9只穿了件单薄的草莓睡衣,此刻脸颊红红的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别的什么。

“哎呦小祖宗你这是要感冒了。”你也顾不上自己头发还湿漉漉的,立马推着人出了浴室,扯过来床上的被子给人裹上。


“小九要过来睡,书上说下雪的晚上会有妖精,我怕。”K9嘟着嘴抱怨着,整个人只从被子里露出个小脑袋来。

“那些都是假的啊。”你蹲下身到床边,看着人粉白粉白的小苹果脸儿,想了想又继续说道,“九儿啊,你现在也长大了,不好再来跟姐姐睡了。还有你看刚才随便推门进来,万一姐姐在......呃......对吧?”


K9在被子里转了转头,挣出来一点身子,“小九不懂,姐姐你不喜欢小九了么,不想跟小九一起睡了么。”说着一双大眼睛就氤氲起水汽来,水汪汪的要掉下泪来。


“诶,当然不是——”你看小孩要哭的样子,估计解释也听不进去,索性还是放弃了,“一起睡一起睡,姐姐跟小九一起睡。”


床上的小孩子立刻就破涕为笑,手脚并用的从被子里面爬出来,“好!小九来帮姐姐吹头发~”



吹风机的声音在耳边嗡嗡的响,你坐在床上,看着面前小小的人专心致志的拿起你一缕缕头发来吹干。纤细的小身板在你面前晃荡,鼻尖仿佛还能闻到甜甜的草莓气息。


“小九。”


“嗯?”小孩儿只顾把弄着吹风机,从鼻腔里回了你一个小奶音。


“姐姐最喜欢你了。”



雪还是下得很大,心里面满满的幸福感就和外面树枝上厚厚的积雪一样,压得沉甸甸的,然后喀嚓一声折断,散开一群冬夜随风扬起的细碎微芒。




——END——



画风转到九宝宝就变成了亲妈向

打榜的夜里给自己(呸大家发一点糖糖

大半夜脑子不清楚有崩的地方还请见谅

么么哒,你的冬天还冷吗(●´ε`●)





评论

热度(140)

  1. 9GODSaintation平行世界里的另一个我 转载了此文字
    本女友粉要去死!